香港
savills blog: self contained affordable housing

「貨櫃屋」只是天馬行空?

每次經過香港葵涌貨櫃碼頭,我們都會看到成千上萬,經香港出口貿易的貨櫃箱,但你又有沒有想過,這些貨櫃箱其實可以是我們的窩居?

這絕不是一個噩夢中的場景,在外國如英國、荷蘭等,早已有不少人把貨櫃箱用作住屋,而一些地產專家指出,貨櫃箱會是解決今天香港住屋問題的嶄新且有效的方案,相信會得到不少市民的支持;支持者亦說,這些「住宅」可以為那些等侯公屋的人士,臨時解救住屋問題,亦為那些負擔不起今天高昂樓價的年輕人,提供了廉價的住所。「貨櫃屋」在香港真的行得通?

援手?商機?


根據最新的消息所指,,一個非政府地方組織——香港社會服務聯會,正跟恒基兆業地產有限公司 (恒地) 談合作,希望為一些正等侯公屋的家庭,創建一系列「貨櫃屋」。需知道,今時今日公屋平均輪候時間接近五年,輪候名單上超過三十萬人。既不獲得公屋安排,又對於香港昂貴的房屋市場苦無對策,其中不少人被迫在屋頂搭建棚戶居住,又或是搬進非法的「?房」,在極惡劣的環境下居住。而發展商相信,這些「貨櫃屋」能為這些苦主在獲發公屋前,得到合理的居住環境,並重拾市民的基本尊嚴。

同時,香港有兩間公司—— 「Alpod」和「G-Pod」,跟上述的動機不同,正在把「貨櫃屋」視為商機,而不是義務的援手。「Alpod」和「G-Pod」先預先製訂了「貨櫃屋」的尺寸大小,使它們容易被運輸到世界各地。「Alpod」的建築師James Law介紹「貨櫃屋」,指出開發人員可以在貨櫃中加入簡單的混凝土結構,造出住屋的基本形態,讓「屋主」可以在屋中加入電力、水、污水渠等均活必需元素。每個「貨櫃屋」單位佔地約480平方呎,與香港普遍住屋的大小相同。不過,一間「貨櫃屋」售價也至少50萬港元,而這數字還不包括地價!

Savills  blog: self-contained affordable housing

建議應把「貨櫃屋」疊起...

面臨重重挑戰

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計劃書中,建議應把「貨櫃屋」疊起,作四層多層式住宅形式,大概可以興建在恒地旗下大量農地的其中一個區域之中。但問題來了,實行這計劃必需要建立新的污水處理系統、電氣和運輸連接等基建,同時也令這些「貨櫃屋」遠離居住者的學校及上班地區。

香港的氣候也為「貨櫃屋」帶來重大挑戰,因為「貨櫃屋」是由鋼鐵製成,所以在炎炎夏日,它們就會變成一個極焗熱的「烤爐」,需要額外在「貨櫃屋」中添加空調,這才可以維持屋中處於可生活的氣溫中。

而「貨櫃屋」的出現,也為香港現有的住宅嚴格規劃和建築規範帶來衝擊,政府可能要為此修改法律,以配合這些預製的「貨櫃屋」。此外,即使「貨櫃屋」只是暫緩香港住屋問題之計,但把農地轉化為住宅用地,也會花上大量的時間與金錢,而且還要得到城市規劃的審批和政府修改租約條例等繁複的程序。好吧,假設最後這些難關都通過了,相信發展商也寧願把該地發展傳統多層式住宅,而不是臨時住宅用途,更不會是「貨櫃屋」。

伸延閱讀: 迷你單位安居大法

外國的成功不等於香港

世界上最大的「貨櫃屋」住宅項目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,當地把1,000戶「貨櫃屋」堆放在一起,形成了一個名為「Wenckehof」的「貨櫃屋苑」。「屋苑」中設有簡單的鋼質走廊,把每個單位連接到樓梯和電梯。「Wenckehof」於2006年起立時只作實驗性質,憑著其經濟實惠的優點,在2011年便證明了「貨櫃屋」這個概念是非常受歡迎的。

有見及此,類似的項目在許多不同的國家及城市開始發展,例如在倫敦,很多承受不了當地高房價及高租金的年輕專業人士,可以申請入住經濟實惠的「貨櫃屋」中,為期一年,並利用這段時間儲備金錢;而位於南非的約翰內斯堡則把「貨櫃屋」放置在一個舊糧倉上,不但為學生們創造了更多住屋空間外,更令其成為了一個獨特的地標。

不過重點是,所有擁有貨櫃住宅發展項目的國家,都不缺乏住宅發展用地。而我們必需要搞清楚,香港住房問題的根源正是土地不足,而「貨櫃屋」的低密度,做不了善用土地的功效,絕不能有效解決地少人多的問題。

如有任何有關物業或專業估值的的查詢,歡迎與我們聯絡

有關我們

緊貼城中及國際市場資訊、分析,以及由我們專業團隊提供的實用貼士及指南

於Twitter上追蹤我們

立即追蹤

如你對Blog內容有任何意見或查詢,歡迎聯絡我們。

電郵給編輯部